新闻中心

《CANGO车视界》中国汽车出海

Date: 2020-10-13
Share:

疫情后时代大有可为

回顾中国汽车出海史,也是一部中国车企艰苦卓绝的成长史。

中国汽车出口的时间线最早可以追溯到20 世纪末期。早年间,中国的汽车产业处于初级阶段,无论是技术还是供应链配套都不成熟,出口情况并不乐观。

直到 2001 ~ 2008 年,中国汽车出口整体才呈现稳步增长趋势,2009 年,受金融危机影响,我国汽车出口出现大幅下滑,出口量跌至 37.0 万辆。金融危机后几年,我国汽车出口再次回暖,于 2012 年创下历史新高,出口量首次超过百万台次。

tu.jpg

 此后,中国车企不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将汽车出口从单一的产品贸易逐渐向技术与资本共同输出的海外产业战略布局转变,而后的数年间,中国车企历经坎坷,再于 2018 年突破百万台次。经过中国车企艰苦探索,出口海外大有可为。


中国汽车出口,挑战与机遇并行

今年开始,受新冠疫情等多方面影响,2020 年中国车企走出国门的道路再遇坎坷。7 月中旬,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汽车出口量为 38.6 万辆,同比下降 20.9%。

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仍然严峻,包括印度、伊朗、俄罗斯、巴西等国家的疫情发展还未见好转,甚至部分国家一度采取“封国”等措施来防止疫情扩散,例如,印度在国内封锁导致汽车经销商暂时关门,印度汽车市场零售销量在 2020 年 4 月首次出现 0 辆。上述国家均为中国汽车企业出口及投资的重点地区,多家中国车企也选择收缩或暂缓相关业务。

另一方面,汽车出口还存在货币政策和国际环境变动风险。例如,2014 年,俄罗斯卢比贬值,奇瑞、力帆、吉利在内的所有品牌都遇到大额亏损,许多海外的汽车品牌纷纷逃离俄罗斯。类似的风险在 2019 年重现,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国内对伊朗出口汽车量同比下滑 99%,而伊朗作为奇瑞汽车曾经对外出口量最大的市场之一,使得奇瑞在去年出口销量同比下降 24%。

除国际大环境影响外,在产品层面,中国汽车产品出口竞争力高于巴西和印度,与日本、德国等国家相比仍存在明显差距。从整体出口数据来看,中国汽车产品出口规模较小,汽车产品出口在我国货物出口中的占比较低,与其他主要汽车生产国相比,汽车产品在我国货物出口中的份额有待提高。

但这并不能阻碍中国车企走出去的步伐。从世界汽车销售格局来看,2019 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 2572.1 万辆与 2576.9 万辆,100 万台的出口量仅占国内产量约 4%,对照全球车企,韩国 2018 年汽车出口达 245 万辆,占国内产量的 61%,德国汽车出口量占国内产量比例更是高达 78%。

当下,中国汽车产业正处于从量变转向质变的关键时期,突如其来的疫情,使中国车企暂时放缓出海步伐。但纵观整体,中国车企走进海外市场还有巨大潜力,随着国内新能源、二手车出口政策放宽,都为疫情后时代的汽车出口打下坚实基础。

 

多家车企已在海外建厂扎点

其实,中国车企进军海外已经形成相对稳健的方法论。目前国内车企为了稳固海外市场,主要采用本地化策略,这种策略主要是在重点国家和市场建立了高水平的生产基地和营销网络。

以上汽集团为例,2017 年宣布在印度建设首个合资工厂并投产名爵车型,制定了一系列本地化配套措施,包括吸引旗下零部件厂商上海汇众和延锋安道拓到印度建立工厂,为名爵印度公司供应底盘部件和座椅,设立配件物流中心、试车场、技术培训中心,增强为本地消费者提供服务的能力。

不仅仅上汽集团,北汽南非工厂位于南非库哈经济特区,该工厂多达 60% 的汽车零部件和材料是在南非当地采购。北汽南非工厂第一阶段创造 1500 个就业岗位,工厂全面建设完成后再创造 2500 个就业岗位。2017 年 7 月,上汽通用五菱在印度尼西亚投资建立的汽车工厂建成投产,首款产品本地化率达到 56%。

除本地化生产基地外,中国车企遍布全世界的海外营销网点是其实施海外销售的重要实体依托。截至 2018 年底,我国汽车企业在海外建立了了 9700 多个境外销售服务网点,7100多个境外售后维修服务网点,境外维修人员总数达到 5.62 万人。

其中,长城汽车已经覆盖俄罗斯、南非、澳大利亚、厄瓜多尔、智利等 60 多个国家,海外网络数量总计 500 余家。此外,长城汽车在俄罗斯、泰国、马来西亚、厄瓜多尔、突尼斯、保加利亚拥有海外 KD 组装厂;奇瑞产品已出口到全球 80 多个国家,累计出口超 160 万辆,在海外拥有 10 个生产基地,超 1300 家销售服务网点,连续 16 年蝉联中国乘用车品牌出口量第一;上汽集团在英国等地设立了 3 个海外创新研发中心,在泰国、印尼、印度建成了 3 个整车制造基地,在海外建立起95 个零部件制造基地,在欧洲、南美、非洲、中东、澳新等地建立了 12 个区域营销服务中心,在全球设立了超过 600 个海外营销服务网点,并在印尼成立了首家海外金融服务公司。

上述措施下,一方面为当地消费者提供了优质服务,另一方面也可引入国外区域政府的优惠政策,减免关税,强化中国车企在海外根据地的竞争优势。这些遍布全球的实体网点为中国车企深扎海外提供了基础,自主品牌在海外国家成立自己的销售公司,不断深化与本地政府、车企的合作,在技术、供应链和渠道上进场合作,也为中国车企进军海外节省了大量研发和销售成本。

除本地化合作模式外,以吉利为首自主品牌的出海策略更为直接,通过大举收购的方式布局海外市场。2010 年,吉利花了 18 亿美元从通用手中收购沃尔沃,2017 年又收购马来西亚重工业公司旗下宝腾汽车 49.9% 的股份以及豪华跑车品牌莲花 51% 的股份;2018 年,吉利通过旗下海外企业主体以 9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戴姆勒 9.69% 的股份。

不管采取何种策略,中国车企经历多年的努力已经在海外市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新能源、二手车出口条件日益成熟

中国车企走出去过程中,新能源汽车也成为中国汽车产品的标志之一。根据海关公布的出口数据显示:2019 年全年中国汽车出口 122 万台,同比增长 6.1%,其中电动载人汽车出口 25.4 万台,同比增长 73.1%。

其中,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9 年上半年,比亚迪等新能源客车已批量进入欧美等发达国家以及智利、秘鲁、巴西等新兴市场,2018 年在欧洲新能源客车市场占有率超过 20%,在英国市场占有率超过 60%。厦门金龙、中通客车在中国台湾和韩国市场份额位居第一。此外,宁德时代、精进电机等我国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产品已进入跨国车企采购名单。宁德时代已与宝马等多个跨国公司签署电池供应协议,已成为国际一流的动力电池供应商。

业内分析称,新能源汽车作为我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我国政府在推广应用、财税支持、科技创新、基础设施等方面初步建立了较完善的政策支持体系,涵盖从研发、产业化到推广应用全产业链环节,有效促进了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在政策和市场的推动下,我国新能源汽车产品国际竞争力显著增强,在电池、能耗、续航等领域已接近或达到国际水平。

不仅如此,随着全世界主要国家节能减排法规日趋严格,新能源汽车将逐渐成为未来汽车市场增长的主要领域。未来几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出口有望保持快速增长,将成为拉动我国汽车贸易稳定增长的新兴力量。

据了解,发达国家中,美国、欧盟、日本等国家纷纷出台综合性的措施支持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和市场推广。发展中国家中,东盟主要国家出台支持政策鼓励汽车企业投资建厂和投放更多新能源车型,如泰国自 2018 年 1 月 1 日起已对从中国进口的电动汽车实施零关税,并制定了到 2036 年实现 120 万辆电动汽车的销量目标;印尼在推广公共交通的新能源化,马来西亚更是定下了 2020 年新能源汽车要占国内汽车总产量 85% 的目标,都为上汽、吉利、长安等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更好地进入东盟市场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另一方面,随着中国汽车产品质量不断提升,二手车车况明显改善,中亚、非洲、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对于价格便宜、质量可靠的二手车需求量很大,我国二手车对新兴市场出口潜力有待挖掘。

2019 年 4 月 29 日,商务部、公安部、海关总署在深入调研基础上,联合发布《关于支持在条件成熟地区开展二手车出口业务的通知》,北京、上海、浙江(台州)、山东(济宁)、广东、四川(成都)、陕西(西安)、青岛、厦门等 10 省市成为我国首批开展二手车出口业务地区。

针对二手车出口中出现的转移过户手续复杂、许可证申领及海关通关不便利等问题,10 月 29 日,商务部、公安部、海关总署又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进二手车出口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简化二手车出口异地转移登记手续,出口许可证由“一车一证”改为“一批一证”,适用全国通关一体化模式,大大提高了二手车出口便利化水平。

业界普遍认为,相关政策彻底打通了二手车出口通道,目前国内二手车出口已不存在政策障碍,随着企业大力拓展国际市场,创新业务模式,中国二手车出口潜力有望快速释放,并将带动汽车零部件、售后维修等配套产品和服务共同“走出去”,为推动汽车贸易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力。


合资品牌出口有待挖掘

除中国自主品牌外,中国市场已成为全球主要跨国车企最重要的销量来源地,如 2018 年通用在华销量占其全球销量的比重已超过 40%。合资企业在满足国内市场需求的同时,已具备向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出口的能力,通用、沃尔沃、本田等外资企业开始利用中国工厂向全球市场批量出口。

但跨国公司在华战略仍以本地化生产和销售为主,或受全球产业布局调整的影响,导致在华投资的外资车企出口动力明显不足,出口规模较小或尚未出口。不过,随着国内对外开放水平的进一步扩大,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 + 负面清单”外资管理模式,整车企业合资股比的逐步放开,主要外资品牌汽车企业正在酝酿调整全球市场战略布局,通过控股现有合资公司或独资建厂等手段,有机会扩大在华生产汽车及出口规模。

以宝马为例,拟在 2022 年前收购华晨宝马 25% 的股份权益,收购完成后将成为第一个改变合资公司股比的企业,其在华晨宝马股比将突破 50% 并提升到 75%。华晨宝马将继续扩大投资和生产,促进德国工业 4.0 与中国制造业升级融合发展,并启动中德双方在第三方市场的开发与合作。

而华晨宝马目前拥有两座世界级的整车工厂和一座动力总成工厂,其中沈阳工厂是宝马集团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之一,2019 年产能达到 52 万辆,未来将国产 X5 车型以及研发生产iX3 等纯电动车型,并将出口到全球。

大众汽车集团(中国)分别与合资企业上汽大众、一汽 -大众制定明确规划,拓展出口业务,主要面向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大众将扩大桑塔纳、途观等中国畅销车型对东南亚等新兴市场的出口规模,通过丰富产品阵容,整合销售渠道,计划每年向东南亚市场出口量超过 1000 辆。

目前,大众、宝马、丰田、本田、通用、福特等几乎所有的外资汽车集团均已在中国建立合资企业,外资品牌在中国乘用车市场份额长期保持在 55% ~ 60% 之间。随着外资企业跨国经营能力增强、外商投资进一步扩大、“一带一路”倡议深入实施,合资车企出口份额也将进一步扩大。